t01837a257cb3b408d1

動畫公司老板有多無奈?招了兩百人,還是賺不到錢

發布于 分類 今日看點資訊標簽 三文娛

ACGN洞察

訪問三文娛網站3wyu.com查看產業必讀文章

14家有一定規模的動畫公司,11家虧損,12家減員。

最近,各上市公司和新三板掛牌公司陸續發布2018年度報告,又到了三文娛發布“賺錢了嗎”系列文章的時候。

這一年的動漫公司,過得很不容易。

三文娛選取14家在2018年末員工數超過50人、以動畫為主要業務的新三板掛牌公司的年度財報進行分析,發現: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1

1)14家中僅3家營業收入同比2017年度有所增長。

2)14家中僅3家在扣除非經常性損益(比如政府補助)后還能夠盈利。

3)14家中有11家的2018年度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負值,也就是說有11家公司賬戶資金在減少。

4)14家中有12家公司在2018年度進行減員,2018年初這些公司共有1825名員工,2018年末共計1590人,減員13%。

5)14家公司在2018年度共獲得3004萬元政府補助(與公司正常經營業務密切相關,符合國家政策規定、按照一定標準定額或定量持續享受的政府補助除外)。

這幾個數據,都反映了動畫公司處境有多么不易。

( 部分往期回顧:閱文半年營收22.83億掌閱9.37億,中國網文賺錢了嗎?? ??;34家掛牌動漫公司六成盈利,IP授權和衍生品銷售成趨勢?)

(?更多此系列文章,可以在三文娛網站上搜索關鍵詞“賺錢了嗎”回顧。)

賺不到錢的動畫公司:收入小,開支大,墊款多2018年,隨著影視和游戲這兩個變現出口的收緊,動漫企業收入普遍下滑。我們先看收入小

在三文娛統計的這14家有一定規模的公司中,就有11家營收減少。

其中華映星球、銀河長興營收下降過半,金正動畫增幅過半。

華映星球業績變化主要原因是公司重要項目還處于制作階段,不能完全實現銷售收入;2017年度發生的《笨鳥先飛》和《魔晶獵人》的授權業務還在有效期限內,2018年則未發生有類似授權業務。

2

銀河長興的原因相似,它的《三國演義》 項目第一季產品在2017年實現網絡播映權授權收入,2018年該項目后續劇集尚未發行,除素材庫部分產品實現卡牌游戲授權獲得收入,其他項目仍處于制作當中。
3

金正動畫收入雖然增加了大約560萬元,但增長主要來自其藝術設計文化包裝系列產品;來自動漫及衍生系列產品的收入相比2017年也是有所下降。
4

如果用這14家公司的2018年度營收除以2018年初在職員工數,去掉最高和最低再進行平均,我們可以得到一個動畫公司人均年創收數字:22萬元

對比游戲公司,比如同樣在新三板上的英雄互娛和智明星通,前者2018年初有750人,一年收入1192356867.28元,人均年創收159萬元;后者2018年初有605人,一年收入3120930280.76元,人均年創收516萬元。

雖然動畫創收能力差,但由于動畫制作需要雇傭大量人員,導致這些公司的各項開支都不低。

動畫業務的墊款多、賬期長帶來的資金周轉壓力,更讓動畫公司壓力山大。

在三文娛統計的這14家公司中,2018年度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在-2000萬元以下的有約克動漫和銀河長興兩家。

6

由于連年現金流出,銀河長興在2018年內向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劉偉及其關聯方借款2227萬元。即便這樣,它從2018年9月以來就沒能按期支付員工薪酬,到2018年末應付職工薪酬為411.4萬元。
7

還是得抱大腿

借錢的不止銀河長興。

比如光線傳媒4月3日發布公告,子公司霍爾果斯彩條屋影業向其參股公司北京全擎娛樂提供人民幣2000萬元的財務資助。

這2000萬元資助綁定了幾個約束,來保障債主光線傳媒的權益:

一是此借款為可轉股債權,彩條屋(或其指定的第三方)有權 (但無義務)選擇在全擎娛樂進行下一輪融資時,將借款本息的全部或部分金額轉換為增發對應的注冊資本。

二是全擎娛樂創始人同意將其持有的全擎娛樂20%的股權質押給彩條屋。

三是;《星游記之沖出地球》為彩條屋與全擎娛樂共同參與的電影項目,全擎娛樂同意以其在這部動畫電影中享有的全部投資收益所對應的應收賬款為彩條屋設定質押、提供擔保。

即便條款再苛刻,能借到錢、有資金堅持下去、把動畫做出來,已是相對比較幸運的處境。

在動漫錢荒的大環境下,去年年底到今年,已經有不少關于制作費用的糾紛:

曾經的出資方要把錢拿回去

比如上市公司夢舟股份收購的夢幻工廠,2018年底起訴了天津畫國人動漫,要求被告支付原告代為墊付的已償還本息共計人民幣4241萬元。

根據夢舟股份公告,事件起因是二者均為動漫文化企業,雙方協商合作引入美國吉姆漢森動畫技術及項目,開發建設“漢森中國”動畫基地。

夢幻工廠通過取得信托貸款的方式,分期支付設備款共計4000萬元。天津畫國人動漫承諾對借款本息承擔80%的還款責任,但是在2017年6月14日支付部分利息人民幣155萬4838.61元后,未履行剩余還款責任。

奧飛娛樂起訴廣州藍弧文化的案件,也在今年3月有了二審判決,法院維持一審原判,要求藍弧向奧飛娛樂支付違約金1300萬元。

大千陽光在2018年8月遭上海凡事網絡起訴,被要求返還《大力金剛》三維動畫電影制作款720萬元,并支付違約金60萬、律師代理費用20萬等。

還好行業依然有BAT、B站、光線傳媒等巨頭從戰略層面考慮,為動畫公司的股權融資和項目投資提供彈藥。

只不過,就像這14家公司中的部分年報提到的:

國產動畫依然是個需要探索盈利模式的方向。

9747ad22d6860d6b9be728f6fa9ce02b87b5addf-jpg1320w_666h-webp

原創內容,未經同意,嚴禁轉載。

三文娛已進駐今日頭條、百度百家、一點資訊、微博、知乎、界面、網易、企鵝號、QQ看點、B站專欄、貓眼、時光網等,敬請關注。

◆END◆

……………………………………………………

三文娛

微信公號:hi3wyu

新文化,新娛樂,新內容

干貨最多的動漫產業新媒體

qrcode_for_gh_a6f29518b82f_344

原創內容,未經同意,嚴禁轉載。

三文娛已進駐今日頭條、百度百家、一點資訊,網易,知乎,微博等,敬請關注。